新闻 > 社区好贴 > 新闻详情

缅甸妙瓦底生死36小时

发表时间:3天前 作者:博牛用户 更多文章

2023年9月,我成为第一个不从事灰产主动去缅甸克伦邦妙瓦底的中国人。


我这篇文章写完之后,估计会被缅甸政府永久拉黑,一辈子无法入境,甚至是落地就直接抓起来那种。

2023年9月8日,我在缅甸东部克伦邦妙瓦底警察局门口拍摄警察局和军车,被当地民兵现场抓获,扭送到警察局以间谍罪,当场判处我死刑……在这前一天,我刚在直播时说我打算去妙瓦底整一个本年度的大活儿,结果一不小心整出一个我人生中最大的活儿。

事情是这样的:因为我根本不相信缅甸能有什么割腰子产业链(字面意思),我被无数的低智商的网民说我是给缅甸/缅北洗白,这真的是颠倒黑白,指鹿为马。大多数网民根本没有接受过逻辑培训,不相信有割腰子就是等于没有绑架没有诈骗的意思吗?你知道有危险,更要明白危险的来源。就如原始人害怕黑夜不是因为黑夜里有鬼,而是因为黑夜里有猛兽攻击。很简单的道理,无数人却想不明白,结果被歪曲成了,峰哥不相信有鬼,等于峰哥说黑夜不危险。


现在是2023年,你不是一个原始人了,你是一个受过教育的现代人。人怎么能蠢到这种程度?更让人受不了的是这群人天天给我造谣,给我造谣说“峰哥劝大家去缅甸旅游”,“峰哥说缅甸安全”……我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而且缅甸天天内战,经济水平世界倒数,基本没啥玩的,各方面远远不如泰国。缅北,缅东正常人拿护照从正常途径更是根本就不去了,我是分分钟受不了这些蠢货,更接受不了这种指控的,不蒸馒头争口气,我必须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狠狠的打这些弱智的脸,我更要做一个言行一致,知行合一的人,我就是这么较真的一个人。于是我犹犹豫豫的踏上了前往缅东妙瓦底的旅程!这一趟旅程,让我终身难忘!

2023年9月5日,我发布了时长67分钟的纪录片《隐居》之后,获得了大家的一致好评,我被大家吹捧成“B站最伟大的纪录片导演”,这也是我的B站第一个tag,我有些飘飘然,希望马上再把第二个tag“极限旅行家”这个词做实!我毅然决然的买了一张飞往缅甸仰光的单程机票,我当天落地仰光之后只定了一天的酒店,因为我早早就约好第二天一早从仰光前往妙瓦底的行程。我没有任何在仰光逗留游玩的打算,因为我本次行程的目的地只有一个,就是有着“人生终点站”美誉的克伦邦妙瓦底。

关于妙瓦底我就不做过多介绍了。这里我只强调一点,按照缅甸官方的说法,因为妙瓦底所处的地区克伦邦正在经历混乱的军阀内战,为了外国人安全考虑,主要是国际声誉,任何外国人都是禁止进入妙瓦底的。可是我心中一直有疑惑,妙瓦底那么多在诈骗园区工作的中国人,他们难道全部都是从泰国偷渡的?难道就没有主动通过合法渠道去做诈骗的中国人?显而易见,这在缅甸几乎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仰光当地的华人,基本上都可以联系到运送中国人去妙瓦底的业务,而且价格不菲,是当地人去妙瓦底价格的几十倍,一百倍,原因是什么不言自明。当然鉴于妙瓦底本身名义上就属于缅甸,你又不能将这称之为“偷渡”,只能说是偷运。能花大价钱购买这种服务的中国人去妙瓦底做什么的?答案也是不言自明的,总不能是去泰缅边境喝咖啡的吧?那这种偷运服务是谁提供的呢?其实我心中也是有答案的,为了验证我的答案,第二天一早7:00,我义无反顾的坐上了前往妙瓦底的商务车。而然就是这一次上车,差点让我有去无回。

一开始很多人质疑峰哥根本就没去妙瓦底,就是在仰光找了点地方摆拍,为了炒作。这些我基本没有反驳,这很正常,因为妙瓦底根本不对除了泰缅以外的外国人开放,确实去不了,一般人也不敢去。如果是别人说自己去妙瓦底旅行了,我也不相信。我再次强调,中国人完全合法的手段去不了妙瓦底。

这是早上接我的埃尔法商务车,在路上还接了一个去妙瓦底做饭店的重庆大哥。



从仰光到毛淡棉一路上要路过10多个检查站,基本上全部靠花钱买通,但是我要说明一点,很多检查站是军警在检查,你想要通过可以,但是你如果想绑人过去,也是难如登天,只要你是被强迫的,你可以在任意检查站大喊大叫,军警不可能视而不见,所以从仰光被强迫带到妙瓦底,据我观察,概率低于0%。

经过6个小时,我们坐车从仰光到达英属缅甸时期的老首都毛淡棉,在一个寺庙里等候接驳车,因为这里检查更严格了,所以这俩埃尔法只能送到毛淡棉了。我们换了一辆小皮卡,坐在后排又开了半个多小时,在一间小motel休息,我一开始以为这家motel只是随便找的,后面证实,这家motel就是专门负责偷运的中转站。当天因为雨很大,路不好走,所以下午无法去妙瓦底,只能被迫在酒店住一晚上。

从仰光偷运到妙瓦底的中转酒店

到达毛淡棉之前,乘坐当地人的皮卡

我坐在当地人的皮卡后面偷偷进入毛淡棉

等待转运的寺庙

第一天到达的地点,孟邦首付毛淡棉

当天晚上我的心情是既兴奋又忐忑,因为我知道自己即将成为第一个自愿通过这条渠道抵达妙瓦底的守法中国公民,当然我也知道妙瓦底目前军阀林立,战乱不断,就在我去的前3天,妙瓦底警察局刚刚遭到了反叛军的无人机轰炸偷袭,我不知道前路将要发生什么。亢奋的心情导致我不但失眠了,甚至还开了1个多小时的直播,预告粉丝,我即将前往妙瓦底,相信和怀疑的粉丝基本一半一半。下播后我仍然非常亢奋,基本没怎么睡着,第二天天刚蒙蒙亮,酒店的服务员敲敲门,告诉我车来了,可以走了。一出门,两辆丰田皮卡,周围站着一圈全副武装,荷枪实弹的军人,大概7-8个人,我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目前实际控制妙瓦底的克伦边防军。我就这样被请上了一辆皮卡的后座。这里我不得不说,克伦边防军看造型是真正的正规军,人高马大,装备齐全,战术素养极高,但是他们貌似也分两类,一眼就能看出是精锐的老兵坐在车里面,看着稍微村炮一点的年轻士兵站在皮卡后斗里面。前车7个克伦边防军,后车前排2个,后斗里站3个,一共应该有12个克伦边防军。在刚上车的时候,副驾驶的一个军人看我一直在摆弄手机,特意向我叮嘱了一下no photo,然后手摆成一个手枪的形状对着自己脑袋做了一个开枪的姿势,我当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吓得我赶紧把手机收好,连忙点头说okok!


6:07快要开到亚洲公路

就这样我们两辆军车从5点多开始出发,6点过一点就快开上亚洲公路了,一路上每隔几公里就一堆的路障和检查哨所,但是两辆军车一路畅行,不用停车,我印象里在上亚洲公路之前,只在两个军事要塞停过车,要塞就是我们战争电影里常见的样子,有瞭望台,有木屋,有沙袋和路障,还有驻守的士兵,他们每到一个要塞,好像就是在听对讲机包括手机,我猜是在等前方哨所通知是否安全,因为民兵反叛军往往喜欢在凌晨搞偷袭。

最多休息5分钟就继续上路了,全程不系安全带,一脚油门踩到底,实话实说,感觉真的非常独特刺激,12个克伦边防军就护送我们2个人,成本真的不低了,费用自然也是不菲,所以说有人自称被骗,被绑到妙瓦底,你信吗?这条“偷渡”路线虽然一直存在,但我可能是第一个报道并且证实的自媒体人,为了保存珍贵的证据,我紧张的拿起手机偷拍了几张克伦边防军的照片。当时真的是太紧张了,如果被发现,性命不保,所以手也不稳,拍的比较糊,大家凑合看吧。

克伦边防军护送我进入妙瓦底


在一个军事要塞拍到最为清晰的一张


进入妙瓦底之前,司机是一个没有武装的非战斗人员

这是高加力通往妙瓦底的亚洲公路,之前被叛军用炸弹炸毁了。

高加力通往妙瓦底的亚洲公路

被炸弹炸断的公路,一直在修复之中

之前有人质疑我这些照片不是亲自拍摄的,而是不知道从外网哪里下载的,这里附上我的大脸和克伦边防军的合照用以证实照片的真实性。


我和克伦边防军的合影

可以看到克伦边防军手持冲锋枪

也有人问,怎么证明拍摄的是克伦边防军,而不是在缅甸安全城市随便花钱找几个军人陪你演戏?这是运送我的克伦边防军副驾驶的背影,大家可以清晰的看到他手上纹身Karen,就是克伦的意思。

副驾驶的一个克伦边防军和他的纹身

在进入妙瓦底的那一刻,我远远的看到了路牌,为了坐实这趟旅程的真实性,我鼓起勇气,拿起手机拍摄到了路牌,清晰的写着myawaddy。

9月8日早晨8点20,我们进入了妙瓦底这座边境小镇,其实就城镇本身而言,平平无奇,是因为贸易港,除了来往的大货车很多以为,城镇本身乏善可陈,但是一路上很多军车和持枪的军警,依然能够看出当地紧张的气氛。早晨8点30,我们抵达了妙瓦底的一处克伦边防军大本营,我想着再不拍就没机会了,就又找机会抓紧偷拍到了负责“偷渡”的军人照片。

到了军营之后,下车,前排的军人很简单的问了一句ok?意思就是顺利送达,人狠话不多。之后就有小车把我们分别送到各自的终点,这期间克伦边防军是手不碰钱的。一开始,一个司机把我送到了myawaddy hotel就是妙瓦底酒店,但是前台看我拿出中国护照,似乎非常鄙夷,直接连我脸都不看就摇头,我试图解释我有签证也没用,她直接用英文说no room,后面发现其实她会中文,但就是故意不讲,我基本上明白中国人在这边是什么形象了。

不允许入住的妙瓦底酒店

我跟司机说,这里住不了,他打电话问中介,我们用中文沟通,让他帮我找一个中国人(黑户)可以住的酒店,中介直接问我,园区去不去?我寻思来都来了,既然你说能住,那就住呗,我还有什么其他选择吗?于是乎,司机一脚油门,就把我送到了一家在园区内部的酒店,叫恒通大酒店,是一家中国人开的酒店,完全不用登记,2000泰铢一晚上,一楼是一个赌场,还有餐厅咖啡厅,园区里面除了赌场,KTV,娱乐城,银行,饭店,超市一应俱全,全部是中文牌子,大门口有至少3个缅甸军人守卫,里面人来人往,车来车往,俨然一个mini版的中国城,感受不到任何紧张的气氛。酒店给我开的收据单上用中文写的是苗瓦迪大家度假村,我对比地图一看,这不就是大家口中的大象园区么?不禁擦了一把冷汗,我入住后洗了个澡,就在楼上认真观察,周围全是类似的园区,都有高墙和铁丝网,但是我必须要承认,我也不知道哪里是电诈公司,即便是看到了,我也认不出来,可能他们就在随便哪一栋看似平常的楼里吧?不远处,还有一幢10层以上的高层建筑正在建设。

园区内的钱庄

我在园区的赌场里转了几圈,发现不太好偷拍,于是10点左右我就大摇大摆的走出园区,走到支路上,拍了拍当地的街景,其实跟大其力没啥太大区别,除了有很多军警在路口守卫以外,基本上可以说是乏善可陈,我了1公里左右,到了主干道,往泰国方向走了几百米,就走到缅泰边境的友谊大桥了,给粉丝拍了两个祝福后,我掏手机的时候掉了一塌子钱,一个缅甸保安提醒我钱掉了,然后把钱捡起来给我,一瞬间,我竟然对这地方印象还挺不错。在口岸转了半天之后我用100泰铢雇佣了一个倒骑驴,让他沿着主干道骑,我就观察拍摄主干道,一路上看到银行,金店,手机店,饭店,商店,超市,大部分都是只有缅文的本地人商铺,几乎就和中国人无关了……总之就是很正常,也没看出什么特别的地方,开到一个加油站,里面有家日料店,我就很好奇,这种地方竟然还有日料店呢,我让司机给我放下,在里面吃了顿日料,点了一个烤牛排,一个寿司套餐,一共花了73000缅币,味道竟然很不错,牛排吃完,寿司吃不下,我打包带走了,我拎着寿司外卖就在大街上边走边拍,还到妙瓦底咖啡馆喝了一杯冰拿铁。

大概下午13点左右,粗大事了,我路过一片挺大的建筑,两边都有哨所,马路的中间摆满了路障,马路边上停着军车,军车旁边有持枪的军警,职业的敏感性让我猜到了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单位,我稍微思考了一下,猜测出这里应该就是三天前被轰炸的妙瓦底警察局,我想拿出手机拍摄,但是路边有军警,想了想还是忍住了,这时候路边风驰电掣开过来一辆军车,好像是克伦边防军,大皮卡上面架了一挺带着支架的机关枪,实在是太帅了,我没忍住,下意识的拿起手机,拍摄到了军车,并且也拍到了警察局,全程差不多两段视频,一段15S左右,一段5秒左右……就在这时候,我前方大概10米左右的位置,一个穿着隆基拖鞋的路人(其实是民兵)看到了我,一边大声的用缅语紧张凶狠的冲我喊叫,一边急匆匆向我冲过来,我心里咯噔一下,知道完蛋了,他一把抢过我的手机,看到了我拍摄的军车视频,嘴里一边叽里呱啦的冲着警察局门口的哨所叫嚷,一边直接抓住我的后背衣服把我往警察局门口推,同时哨所里的民兵也跑出来了,同样穿着白色T恤和隆基与拖鞋,但是让人恐惧的是,他手中拿着一把类似ar-15的步枪,直接用步枪顶着我的后背,陆陆续续又从警察局院子里冲出来3-4个人,我一路喊着mistake,mistake,手里还拎着寿司外卖,最终被差不多5-6个人直接连拉带扯把我推进警察局里,警察局院子很大,期间我观察了一下,这个警察局不是我们大家思维中的警察局,这就是一个实打实的军事单位,里面停着各种皮卡和越野车,还有防御工事,沙袋,拒马,铁丝网……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但是为时已晚。这一路短短十来秒秒,我心理活动极其复杂,实不相瞒,我大脑里已经开始跑马灯了。

进去之后,警察示意我跪下,我一开始没领悟,选择了蹲着,他们继续大喊大叫,我明白了是跪着,然后双手抱头,这时候民兵还用ar-15指着我,他们一圈人用缅语冲我问话,我肯定是一句听不懂,但是我第一时间想起来我兜里有护照,我赶忙伸手示意我要从口袋里掏东西,持枪的民兵很紧张,一直用枪指着我,我在他们的注视之下拿出了护照,其实我一开始肯定就老老实实拿出护照了,判死刑后出示护照改判是标题党了,但是死刑是真的,这个护照后来救了我也是真的,这个后面我会讲到。这时候护照就是我的救命稻草,我肯定是第一时间拿出来,我反复用英文说i have passport i have visa,its a mistake,im friend of BGF(克伦边防军),they send me here,im friend of Myanmar people……is there anyone can speak english or chineses!我叭叭叭一顿疯狂解释,我这辈子英文都没这么流利过,很显然,这一切都是徒劳的,一个警察想让我闭嘴,对我做了一个扇耳光的动作,但是并没有真打。这期间,警察局长慢慢悠悠从外面走进来了,警员把我的护照递给了局长,局长坐在大厅的一个办公桌上认认真真的看我的护照,比对护照上的照片和我本人是否为同一个人。

我跪了差不多有10来分钟,期间我仍然不停的跟局长解释,办公室里还坐着两个妇女和一个老头在整理文件,看着像是文职人员,他们所有人都没有穿制服,其中还有一个妇女穿着紫色利物浦球衣,用中文说了一句“闭嘴”,我马上用中文问,你们有能说中文的吗?没人搭理我,民兵和其他警员就站在我周围盯着我。局长翻了半天护照,给民兵递了一个眼色,意思是危险解除,民兵这才收起了步枪,然后一个警员示意我坐在地上,我就呆呆地靠墙坐在地上看着局长……我刚回到仰光的时候,内心很激动,觉得这一段我的心理活动就能写1万字,但是平复了几天之后竟然又觉得有点矫情,于是乎,我决定放弃心理活动的描写,只写客观事实吧。

又过了10多分钟,一个警员领进来一个穿着隆基长得像华人的囚犯,他戴着手铐,手铐中间搀着又粗又长的铁链子,这个囚犯是个小孩,也就20出头的样子,精神小伙发型,面色惨白,很明显的华人,感觉营养不良的样子。我当时还不知道他是干嘛的,我以为是刚抓来的犯人,我俩还对视了半天,还是我先张嘴的,我问:你是华人吗?他说了句:嗯。我问他:你犯啥罪了。他没回我,只是看着他面前的警员,这时候我才知道,这是警察给我配的翻译。在大办公室,简单的审问开始,警察局长和警员问,小伙翻译,我回答,警察说,问你什么说什么,不要说没用的。我虽然答应了,但还是不停的叨叨叨,让小伙给我翻译,说我是克伦边防军的朋友,他们送我进来的,我有合法手续,你们不能这样对我……balabala……小伙一直冲我微微的小幅度摇头,不给我翻译。这时候我还不明白为啥,疑惑他为啥不给我翻译,后面才知道,他这是在救我的命。

一个警员问我,为什么要拍警察局和军车,知不知道这是违法行为?现在是战争时期。我说:不小心拍到的,不知道违法了。警察看我犟嘴了,直接告诉我,我这是间谍行为,会被判死刑。虽然理性告诉我,他这应该是吓唬人,但是人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理性呢,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当时脑瓜子嗡嗡的,心里想难道今天真的要交代在这了?这么一想,我心里竟然有些坦然和释怀,说实话,我当时既没有恐惧,也没有紧张,自始至终都是很平静的感觉,大脑也是空白的,不知道说什么。又简单问了几句基本情况之后,两个警员把我领到了里面的局长办公室,局长没功夫搭理我,一直进进出出忙着乱七八糟的事情。他的办公室很大,办公桌前面是沙发和茶几,办公桌上一个音响一直在放着缅语佛经,角落里还有好几桶金龙鱼食用油,我在离他办公桌3-4米左右位置靠墙坐在地上,两个警员一个坐在我左手边上的办公桌上审问我,一个站在我右边盯着我,华人翻译小伙坐在我正对面的一个椅子上,审问就开始……冗长的审问整整持续了4个小时,我这里要展开了写,包括我的心理状态,也能写几万字了,为了不浪费大家时间,我直接挑重点就行了。

大家能想到的问题,他们基本全问了,我也基本如实回答了,我是不是记者,我有没有拍摄许可证,我是什么职业,我为什么长得不像中国人,我为什么有日本签证,我去过哪些国家,我是怎么来妙瓦底的,我为什么要来妙瓦底,我知不知道妙瓦底在打仗,我知不知道妙瓦底外国人不能进入,我住在哪,我从哪来,我在中国住哪,我在缅甸有没有朋友,我在缅甸还去了哪,我在缅甸的所有行程,我为什么要拍摄军车,为什么要拍警察局……我全部如实说了,除了我的收入,这一块我不敢说真实的,如果让他们知道我收入很高,狠狠的讹我的钱,那比杀了我还难受。警员知道我是自媒体拍摄者后,也看了我往期视频,柬埔寨,泰国,包括大其力……这些视频也确实救了我,一是证明我确实拍的都是风土人情,警察局的的确确是“不小心”拍到的,二是我在网上有100多万粉丝,具有一定影响力,这时候他们对我稍微尊重了一点,语气也开始软了,甚至开始说教讲道理了:去每个国家都应该了解当地的法律,尊重当地的法律,拍摄军事设施属于间谍罪,在战争时期,可以直接判死刑。局长进来进去,手里一直拿着一支手枪,他用手枪指着我说:你应该感谢是我们抓住你了,如果军人看到你拍摄,可以直接当场击毙你,你知道吗?我无话可说,只能说,对不起,是我错了。警员也附和道,如果你拍摄的东西上传到网上,叛军看见后会根据视频来偷袭我们,你会把我们都害死。其实这个时候,我是真心觉得挺对不起这些警察的,先不说他们是不是黑警,但是拍摄军车无论放在哪个国家都是违法行为,我只能选择认罪。我悄悄问翻译小伙,我是克伦边防军送进来的,能不能求他们帮帮我,小伙小声说:你在这里不要提军队,说这些没有用,他们不吃这一套,这里军队管不了警察局,警察局也管不了军队,他们互相不隶属,而且这边情况很复杂,有很多只军队,如果扯上叛军就完蛋了,之前有一个英国人,也是为了出风头,模仿第一滴血里的兰博来加入叛军,因为和叛军拍了一张照片,被判了十年,这不是开玩笑的。我的心情又跌落到谷底,总之一下午就是反复折磨,一会儿觉得没啥事,一会儿又觉得很严重,好像这个事情说轻就轻,说严重真的很严重,可以上纲上线到间谍罪。我当时是很难受,但是后面也想明白了,他们这个手段其实大概就是反复的折磨我,让我心理崩溃。最后乖乖认罚。

这期间,审问不是非常的严肃,警员们也一直互相聊天,没人管我和翻译的时候,我和小伙就用中文小声聊天,华人小伙人很好,一直鼓励我,让我别担心,他们目的就是要钱,你别先开口,你等他们开口,我问他这警察局是正规警察局吗?他说是的,这是正规警察局,你应该没事,你有护照有签证,他们不敢怎么样你,最终就是罚钱,他们一直都这么操作。这时候我才放心一点。我又问他,前几天被无人机轰炸的是不是这个警察局,他说是的,我说新闻上说局长被炸死了,这是新局长吗?他说,没有,一个人都没死,新闻都是叛军瞎写的,我表示震惊。我也问他是什么原因进来的,他说他家在腊戌,今年才22岁,在园区里开车,刚来妙瓦底没几个月,在朋友家聚会,朋友卖药了,他被误抓了,他没参与,没有罪。我说没罪也关着啊?关多久了?他说关9个月了,这边效率很慢,我看着他的脚,上面全是伤疤和水泡,还有一些感染的地方,又红又肿,我问他你也吸那玩意啊?他说没有,关在地牢里面,晒不到太阳,搞成这样的。他坚称他没有罪,如果开庭就会被释放,我说那如果判了呢?他非常坦然的说判了就判了呗,那就只能这样。我很担心我如果被关押了,会像他一样被磨到没脾气。

啥都审问完一遍之后,我如释重负,我以为完事了,谁知道正式审问竟然还没开始,这时候局长说录口供吧,警员才慢慢悠悠打开电脑,把之前的问题重新全问了一遍,审问到下午4点多的时候,局长突然说,你怎么能联系上克伦边防军的,我一开始还想狡辩,后来发现徒劳,只能把仰光的华人中介出卖了,我这时候才从兜里拿出我有微信的手机,一开始他们没收的是我拍摄专用手机。警员问我,你还有一部手机,为什么不早拿出来,我说你也没问啊。他让我打开微信,给中介打电话,我之前就是怕意外,我有一个榜一孝子叫”安卡魔法师“,我把拍摄的所有克伦边防军照片全都发给了他,把本地的照片统统删除了,就是这一个操作救了我,不然凭借那些照片,现在我人真的蹲在妙瓦底的监狱里了。我打开微信的同时眼疾手快把我和安卡魔法师的所有聊天记录全删除了。

电话接通了,局长跟她通话,全程用缅语交谈的,她人在仰光也怕麻烦,没有回答完局长的问题,就把电话挂了。但是他们效率很快,不一会儿,一个警员进来,手机里拿出一张我坐在埃尔法里的照片向我确认,这个人是不是我。那我还能否认吗?这时候我知道露馅了,我玩脱了,他们真的什么都能查到。这时候我是真怕了,我以为我把军队参与“偷渡”的事情给捅出来了,我担心局长向军队告密,或者把我交给军方,我一个劲儿问翻译怎么办,他说,你放心不会的,他们互相不隶属,他们才懒得管这些事呢,就是要钱。期间,局长办公室进来一个穿迷彩的士兵跟局长聊事情,直接给我吓完了,我问小伙,局长是告密了吗?小伙说,没有,他们聊别的事。然后局长反复翻看我的通讯手机,检查里面有什么内容,他看到一个我在妙瓦底-湄索口岸敬礼的视频,把翻译叫过去,问他我在说什么,我当时说的是:大家好,我是二次元峰哥,我在缅甸妙瓦底,祝好兄弟安卡魔法师……balabala……我不知道翻译是怎么翻译的,反正翻译完之后,局长笑了,我感觉这个翻译小伙应该是救了我。

这期间,又进来一个长相非常猥琐的克伦军人,上身白体恤,下身迷彩裤,在局长面前嚼着槟榔,满嘴鲜红的槟榔汁,一边嚼一边往一个矿泉水瓶里吐,已经吐满半瓶子了,能感觉出来,这个人是有点实权的,他个子不高,皮肤很白,头发不像东南亚人油油的软趴趴的贴着头皮,而是根根立着的短发村头,一看就是有华人血统,或者就是纯华人。他一进办公室就凶神恶煞的盯着我打量,不是恶狠狠那种,而是邪恶的算计式打量,那是我这一生中见过最恶心的目光,果不其然,他第一句就说,你长得不像中国人,然后第二句就是,你愿意去园区上班吗?办公室里警员都笑了,翻译小伙说他开玩笑的,气氛还算轻松,我也只能苦笑着摇头说,我不愿意,然后双手合十说:please!我问翻译,这人是干啥的,他说也不知道是上校还是司令,不知道什么职称,也不知道怎么翻译。然后他坐在沙发上和局长聊天,没一会儿,小伙表情突然严肃起来了,我问他咋了,他小声跟我说,他说要把你卖到园区去,局长不同意,说你证件齐全,出事了上面压力大,而且你有100多万粉丝,是名人。我问小伙,他是看玩笑的吗?他说:不是,警察局还会在乎社会影响,军队没有下限的,没人能管军队,他们真的能做出来。这时候,我是真的怕了,我说就算把我放了,我也不敢坐军队的车回仰光了,我咋办啊?我真的慌了。小伙说,你出去之后联系我弟弟,我说你弟弟干啥的,他说他也是园区司机,我说你弟弟不能把我卖了吧?他说不会,他们缅甸华人不做这种事情,都是中国人做的。我听完当时竟然老脸一红,感到有些羞愧。他说中国人在这边都是亡命之徒,没有身份,走投无路,什么绑架凶杀都敢干,非常残忍,没有下限,缅甸人至少还有法律管着,不敢乱来。在妙瓦底一定要远离中国人。然后他告送我他弟弟的手机号67xx11xxx,我就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样,一遍一遍的背,67xx11xxx,67xx11xxx……我背一边,他用眼神确认一边,就这样,我俩对视着对方的眼睛,我一直背到他走,他就一直用眼神跟我确认。我说,等我回国后,我会给你打点钱。他说:唉,不用了,都是同胞,能帮的我都帮,肯定都会帮你们说好话。我还不知道能不能出去呢,如果能出去,我就联系你,我记着你B站名字了。我说:嗯,你要是生在中国就好了。他说:唉,没啥,都习惯了。最后他叮嘱我,如果他们让你签字,你千万不要签。我点了点头。

5点左右,翻译小伙被带走了,我心情依然忐忑,完全不知所措,警员也出去了,就剩下局长在沙发上呼呼大睡,腰里还别着手枪,我在地上坐着,屋里就剩下我和局长两个人,我甚至一瞬间想抢局长的枪劫持他……后来冷静想想,这个想法实在太疯狂了,姑且不说我根本就没那个能力,就算我劫持了局长,我还能去哪呢。我垂头丧气的坐在地上等最后的审判,过了一会儿一个警员进来用手机翻译对我说,明天送你回仰光,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我说不饿。之前那个穿紫色利物浦球衣的大妈推门进来,把我中午买的寿司送进了了,警员让我吃点寿司,我邀请他一起吃,我俩一个坐椅子上,一个坐地上,一人吃了两块寿司。后面又是一阵漫长的等待,快到6点的时候,局长当着我的面把我拍摄手机里所有关于妙瓦底的视频全部删除了,然后把我叫到外面的办公室,我看见了我的书包,局长让我看看包里东西对不对,100万缅币在,但是2万6500泰铢,只剩下6500泰铢了,丢了2万泰铢,我一直随身携带的国旗也没了,那我也没啥办法,我早就被磨的没脾气了。局长把所有钱拿走,用皮筋一捆捆的捆起来,我没明白什么意思。不过这时候,警员很客气了,终于让我坐在外面办公室的椅子上了,局长面前厚厚的一沓子结案报告,最上面我的照片和我拍摄视频的截图,我护照的复印件……我寻思这应该是要处理了?我想起刚才华人小伙的话,说什么都不要签字。我心里七上八下,但是没有让我签字的环节,局长直接让我拿着两部手,护照,所有的货币,一左一右两个人驾着我,拍全家福了。我看着一左一右他俩在微笑,我下意识的也笑了,咔嚓,局长就给我们合影两张,但是一左一右这俩人我完全没见过,他们既不是民兵,也不是审问我的警察,我就跟着他们走了,他们把手机和证件书包全部还给我了,说送我回酒店。

软禁我的酒店tiger hotel,就在KNU/KNLA军营边上

很明显,园区酒店是不能再住了,他们开着一辆尼桑越野车,把我送到了一个叫tiger hotel的酒店,然后安排我住进了2楼的一个房间。在进入酒店之前,我问其中一个人,are you police?他特意把我带到他的越野车前面,指了指挡风玻璃上的横幅,上面清晰的写着KNU/KNLA.P.C,我来妙瓦底之前就清晰的了解过这边的情况,KNU/KNLA 就是克伦民族联盟,KNLA是克伦民族联盟下属的军队克伦民族解放,也就是克伦邦当地的反叛军,经常会看到新闻,他们和克伦边防军打的你死活我,我看到这个标志真的吓了一跳,完全懵圈了,也理解了翻译小伙为什么叫我不要乱套近乎,原来警察局并不是在克伦边防军的控制之下,而是在克伦民族联盟的控制之中!我越来越理解,我们远在千里之外,仅仅靠着互联网上有限的信息,对当地真实情况,是远远认知不足的。这也是战地记者存在的意义。

克伦民族联盟下属的克伦民族解放,属于缅甸的叛军

进入酒店房间后,其中一个克伦民族联盟的军人用手机翻译软件告送我,别担心,明天送你回仰光。我搞不清楚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可是除了相信,我别无选择。晚上8点多,他又来了,拿着手机拨通了一个仰光华人的电话,跟我聊罚款和护送费的事情,华人说你给他们添了很多麻烦,他们还要送你去仰光,所以缴点费用,合情合理,我说那肯定,我就等着这一出呢。钱肯定是要给的,关键就是给多少,接下来是一轮轮的谈判,谈妥了费用之后,我才稍稍心安一些。我感觉自己起码没有生命危险了,如果不能安全的给我送回仰光,他们也拿不到钱。

在酒店里,我一晚上没有入睡

这一个晚上,我自然也是心情忐忑的,根本无心睡眠,这一夜我想了很多,内心戏能写上万字,为了不耽误大家时间,直接省略了。这期间,我和我的朋友缅甸问题专家花总如实汇报了情况,并且把我的实时定位分享给了他,告诉他如果第二天我行程有问题,就帮我向大使馆求助吧。

第二天一早也经历了很多,我从7点多就开始等着出发,KNU的两个军人迟迟不出发,原来他们也在等拼车,这期间来了两个自由身的年轻中国男人,口音像是福建那边的,这可给我吓坏了,我一直琢磨这俩是啥人?KNU不是要给我卖到园区吧?这俩肯定是园区的啊?就在我惴惴不安的时候,终于来了一个会讲中文的柬埔寨女华人跟我坐上了一个车,她说她去毛淡棉,这下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9点的时候,我等到最后一个乘客,一个在园区里炒菜的东北大叔,通过对话,我相信他没有从事过犯罪,他是职业厨师,他说自己是被骗过来的,一开始以为在泰国工作,后来莫名其妙进了园区饭店,在园区里不能出去,每天从早炒到晚上,一个月工作30天,没有休息日,饭店包吃包住,月薪1.5万元,老板直接打回家里。他这次去仰光是因为得了很严重的肺病,需要从仰光飞曼谷看病,全程都是他老板安排的。我说那你到了曼谷就跑呗,大叔乐呵呵的摇了摇头,说:不是那么回事。大叔是有合同的,至少需要干满一年,能看出来,他是很需要这份工作的。

车停在KNU/KALA的军营门口,前面的车挡风玻璃上有KNU的旗帜

特别声明一下:缅甸大部分日本车都是日本淘汰下来的老车,所有车机系统地图和时间都是混乱的。

9点KNU的军车从酒店准时出发,同时出发的还有酒店的其他车辆,我瞄了眼旁边的建筑,很清晰的写着KNU/KNLA,能看出来也是一个军事单位,因为我有偷拍的前科,两个叛军盯我很紧,我不敢偷拍,但还是趁着他们不注意,拍下来能够证明我的话的证据。我如果不是被抓进来的,我怎么敢坐叛军的车?这其中有一个细节,一开始司机是全副武装的,后面他接了个电话,就把军服脱了,放在扶手箱上,军靴也脱了,不知道藏哪了。一开始我不理解他的行为,后来我才明白,原来妙瓦底的入口处,已经在打仗了,就是9月9日早上9点多的事,叛军偷袭了一个哨所,杀了3个士兵,激怒了缅甸军方,缅甸派出了安全部队,正规军来了,就堵在妙瓦底出入口的一个大桥上。

因为前方发生战斗,司机也脱下了克伦民族解放的军服

前方发生战斗,叛军克伦民族解放停在路边,不敢继续前进

开在我们前面是一排皮卡,上面都是满载的KNU/KNLA士兵,但是开到出妙瓦底的桥上之前,他们全部停下来了,再路边原地待命,我们这个没有武装的军车继续前行,走了没多久,快到桥上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了缅甸安全部队,正规军以跪姿射击姿态蹲在大桥两边,副驾驶的KNU士兵也吓坏了,小声喊了两声Myanmar Myanmar,这我听懂了,就是遇见正规军了,遇见敌人了,司机连忙倒车,路边的一个老头民兵冲着我们这俩军车挥手,示意没事,过吧。然后司机小心翼翼的开到桥上面,这时候我们全车的人都吓坏了,两边的缅甸安全部队用枪指着我们,但是没有要进攻的意思,我们这辆带着标语的叛军军车就这样大摇大摆的从桥上穿过去了。场面极其震撼,我后悔自己胆小了,没敢拿出手机偷拍,后面我分析了一下,其实之前我们看新闻都想错了,无论是缅甸安全部队,克伦边防军还是克伦民族联盟,他们都不是你死我活的关系,他们都不愿意打仗,他们更多的是像公司竞争,抢地盘,抢业务……后来发生的事情,也印证了我的观点。


我们过了桥之后,KNU的司机和副驾收到消息,不能在走公路了,前方确认是在打仗,有部队开枪,并且已经封锁了公路,我们连忙转进了小路,他俩也吓坏了,下车开始擦汗抽烟,然后我们就开始了漫长的翻山路线。这一路上仍然是无数的哨所和检查站,我是彻底看懵了,各种各样的标志都有,一会儿是克伦边防军的,一会儿是克伦民族解放的,一会儿是我根本不认识的,司机和各个关卡的卫兵有说有笑,直接递过去1万缅币,就直接过了,山里所有的哨所都是形同虚设。

9:55,因为前方战事,我们脱离了公路,开始走山路

翻山路的时候,越野车的地盘干拖底了,油箱开始漏油,趁着他俩修车的时候,我又偷拍到了证明我不是胡说八道的证据,这是真正的叛军军车,车牌上明确写着KNU/KNLA 。修车过程持续了半个小时,我拍了一些克伦邦当地的村民的家,当地的经济是个什么水平大家也可以参考一下。

因为前方战事,被迫走小路,准备翻山

叛军军车地盘漏油,开始修车

趁着两个叛军修车的时候,我拍下了他们的军车牌照KNU/KNLA P.C 6D-6688

车修好后,开出去没多久,一辆军车皮卡追上来把我们截停了,跳下来几个军人,我一看这都是熟人啊,就是运送我来妙瓦底的那群克伦边防军!这是敌军敌军见面,我以为这是要出大事呢,然而我又想多了,克伦边防军跟教育孩子一样的指挥着KNU的这两个人,KNU这俩人一点脾气没有,气氛还挺和谐,克伦边防军让KNU把车挡风玻璃上的logo弄掉,KNU的司机拿着一把刀,把车挡风玻璃上的KNU/KNLA P.C刮掉了。至于这其中的逻辑,我只能胡乱猜,要么是克伦边防军觉得KNU有风险,来强制提供保护了,要么就是克伦边防军认为KNU抢他们运人的生意,过来强行接管业务,但是不管是哪一种,他们之间并没有深仇大恨,不是你死我活的关系,甚至聊天说话都客客气气的,就像是发小好朋友一般。刮完logo之后,克伦边防军的一个精锐坐在叛军KNU车的副驾驶,原来的副驾驶开车,原来的司机坐在克伦边防军皮卡车的后斗里了。一瞬间我感慨万千,我何其有幸,何德何能,可以让这一对敌人心平气和的联手送我回仰光,这么一想,我甚至觉得他们人还怪好的,可能是被运出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了吧。

自从被克伦边防军接管之后,从妙瓦底到毛淡棉一路畅通无比,很快抵达了毛淡棉来时候住的那小酒店,我们下车之后遇到了差不多10多个中国人,有男有女,我盲猜他们都是从园区出来的,其中一个小胖子跟炒菜大叔之前坐过同一辆车,互相认识,于是我就主动套近乎跟他们聊天,我说我是平时没事喜欢玩两把,所以去妙瓦底赌场玩去了,现在没啥钱也想上班,问问小胖园区情况,小胖恰巧就是KK园区出来的,我说网上把那描述的贼恐怖了。他笑呵呵的说:网上肯定那么说了,我觉得我们公司很好,我们公司很人性化。我说:你挨过打吗?他说没有。接下来他说的话可能会颠覆大众对于诈骗园区的认知,也有可能是他犟嘴,他说根本就没有被骗过去的人,几乎100%都知道自己是去干诈骗的。回国被抓的人肯定要把园区说的恐怖一点啊,肯定要说自己是被强迫的啊,要不然回国判刑。甚至还有人故意找人打自己一顿,留点伤,好博取同情,回国开直播讲诉被绑架经历,搞不好还能当网红呢。聊到国内莫知名妙瓦底进修回国的网红,小胖一脸不屑的说,他肯定是假的,肯定有认识信任的人,你才能来妙瓦底,你以为那么好来呢。(以上皆为小胖口述,不代表作者观点)
我问小胖这次回国做什么,他说他老婆要生了,他跟公司打个招呼就回国了,我说公司要求你啥时候回来啊。

他说没有要求,他不欠公司钱,想走就走,想回来就回来。我问那你还会回来吗?他说肯定回来啊,不然在国内干什么。小胖也坦言,现在诈骗越来越难做了,只有20%的人能赚到钱,80%的人都不赚钱,而且园区生活成本极高,他说一个月玩一次1万元,住宿2万元,吃饭2万元,一个月最少也要花5万元,开一个50万以上的单子提成16%,50万以下只有10%,也就是你想在园区生活下来,一个月至少要骗40-50万元才行。至于骗不到钱的,就挂账,等于你欠公司钱,欠钱欠多了是什么下场,我就不多赘述了。我不禁感叹这真是暴利犯罪啊,我身边这些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年轻人,如果他们能在园区顺利生活一年以上,那几乎每个人都是至少行骗金融达到500万以上的诈骗犯。后面小胖又跟交流了他回国的线路,先去清迈搞一个落地签,然后再伪装成正常游客飞澳门,然后在回大陆,这样基本就万无一失了。

副驾驶位置为KK园区工作过的小胖

期间,酒店老板负责登记大家的护照,给每一个”偷渡客“安排商务车,我故意捏着自己的护照最后交给他,在旁边仔细观察他们的护照,发现他们每一个人的护照上的签证都有厚厚的几十页,全部是东南亚各国国家,甚至还有中东,真的可以说是身经百战了,他们比我这个资深旅行家签证都多,他们就这样大摇大摆的从妙瓦底合法回到仰光,从仰光飞泰国,在泰国转一圈,再飞澳门,香港,深圳,广州这些人流量大的大城市,最终拿着诈骗来的钱在国内逍遥法外,这样的诈骗犯,我随随便便就能遇到10来个,他们的总数必定不是一个小数字。同时,被抓的诈骗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自己是被骗的,被强迫的……想一想,这真是一种黑色幽默,在妙瓦底他们骗国人钱,回国后撒谎卖惨博同情,骗两次,赢两次。

从毛淡棉回仰光的大桥上有个单向检查站,只查汽车不查摩托,我被乔装打扮成当地的人模样,坐在当地人的摩托上后座,骑了一个多小时摩托,到达当地人家里,等待再次集结,转乘商务车回仰光。


伪装成当地人,准备偷越检查站

伪装成当地人,利用摩托车偷越检查站

到了酒店之后,我支付了之前答应的费用之后,也结束了这趟惊险之旅。

在酒店,我缴纳了罚款和护送费(赎金)

我提前买好了第二天早上仰光飞广州的机票,早上6点我就打车到了仰光机场,飞机起飞之后,我才敢拿出手机反复看着手机里那些我偷拍的照片,这都是我用生命换来的珍贵照片,那一刻我情绪崩溃,终于哭了出来。

故事结束了,我不想回国后当一个所谓的正能量反诈主播,天天在网上讲故事,我把文字整理出来,只讲我看到的事情,听到的事情,我只发这一遍,从此以后,我也不会再聊缅甸了。

后面如果有有关部门找我了解情况,我会把我知道的东西一五一十的讲出来,这篇文章真实性可以保证,给我一万个胆子,我也不敢欺骗有关部门,谢谢大家。



声明:本文由新闻源或入驻作者撰写,除博牛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博牛立场.
本文采纳自社区会员"汉堡哥"的发表,点此进入原帖与作者讨论>>

博牛集团博牛社区博牛招聘广告合作加入我们手机版Archiver小黑屋站点统计投诉举报菠菜圈

重要聲明:本網站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由於討論區是受到「即時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即時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