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线路:www.boniu365.com   实时汇率:1元=7.1比索
新闻 > 社区好贴 > 新闻详情

“捡”了一个中国丈夫:与同事未婚夫结婚

发表时间:2022-08-14 18:44:59 作者:博牛用户 更多文章

芳芳来自柬埔寨桔井省,两年前,刚满20岁的她随丈夫回到中国生活。俩人曾陷入复杂的三角恋中,经历过诋毁与孤立,但他们用2年的婚姻生活,用夫唱妇随的婚姻观念,阻绝了别人的闲话,实现了四口之家的美满。

从四季如夏的柬埔寨到寒冷的四川盆地,从桔井省到内江市,2000多公里的距离,让她远离了家乡与家人。从一个高薪翻译变成一个家庭主妇,如今22岁的芳芳,在中国开启了新生活。








复杂三角恋
与同事的未婚夫成为夫妻


2019年,曾勇的父母在西港承包了一小处工地,曾勇与未婚妻一起在里面工作,俩人关系稳定,也逐渐步入婚姻阶段。

芳芳是柬籍翻译,也常住在工地里。这里男女混住十分常见,十几个人住在同一间宿舍里。19年,芳芳搬到曾勇所在的宿舍,见到曾勇第一眼时,她就对这个个子高、看起来老实的中国男生一见钟情。

但当时曾勇有未婚妻,芳芳也未曾向对方表露过自己的心意。一直以来,芳芳都以同事关系自居,与曾勇保持着合理的距离。



但曾勇的未婚妻却见异思迁。在收下曾勇5000美金彩礼之后,未婚妻选择与其他男人私奔,一度不见踪影。

芳芳与曾勇的未婚妻比较熟悉,但对于对方的下落,她也无从得知。而曾勇却不依不饶,不断寻找芳芳寻求未婚妻的下落。没有结果时,还报警处理。曾勇不愿意相信,也不愿意放弃。

在此之前,芳芳已经发现过曾勇未婚妻的不对劲之处,譬如晚上常常不回来,经常跟别的男生打电话等。芳芳曾经隐晦地提醒过曾勇,没想到曾勇却大怒说:“你别想着拆散我们。”

未婚妻跑了之后,曾勇十分着急,跟芳芳说话的语气也不好,很大声,听起来像是生气一般。芳芳听到对方如此吼自己,也十分生气,毕竟自己没有做错什么,而且在此之前也已经告诉过他了,他也不相信。

芳芳当时已经从西港工地辞职,去了金边工作,因为曾勇的不断“骚扰”,芳芳还拉黑了曾勇。而曾勇没有放弃的意思,用他父母的电话打,用朋友的电话打,还用父母的微信加她,后来在facebook一直加她,俩人才联系上。

一来二去,几个月之后,俩人也逐渐产生情愫。而真正的转折是在19年9月,当时芳芳因为身体不舒服,想从金边离职回老家桔井省。







芳芳开玩笑问曾勇,要不要去她老家玩,没想到曾勇当真了。

他从西港连夜出发到金边。曾勇的父母担心他再次因为感情受骗,没给他钱。曾勇便借了堂哥的80美金和朋友的20美金,拿着100美金坐了好几个小时的车到金边。

第二天曾勇就跟着芳芳回了老家桔井省,这也是芳芳第一次带男生回家。第二天,正好赶上芳芳大姐生产,姐夫便让曾勇一同前往金边拿待产包,曾勇二话不说,立马随同出发。几天相处下来,芳芳的家人都十分喜欢这个中国男生。

在芳芳家几天后,因为工地忙,曾勇便邀请芳芳回西港一起工作。芳芳便跟他回到工地,工地上的柬埔寨工人,有几个是曾勇前未婚妻的哥哥、亲戚等人。他们都一致认为,曾勇与未婚妻分开是因为芳芳的介入,便威胁曾勇:“她在我们就走,她走我们就留下”

这些斥责完全是颠倒的,曾勇自然选择了芳芳。随后,前未婚妻的亲戚们便离开了,还拿走了不少工具。随之而来的问题是,走的工人是负责拉水泥的,没人拉水泥,其他工人就没法开展工作,芳芳就利用本地人的优势,帮曾勇找了几个柬埔寨工人。



芳芳也逐渐在西港安顿下来,不到一个月,曾勇便对芳芳提出,我们领证吧。

因为当时距离曾勇之前办理的单身证明材料到期不到三个月,时间紧急,芳芳也没多想,反正自己一开始就喜欢上他了,现在在一起后,曾勇也对她很好,结婚也算是遂了自己的心愿了。

芳芳的妈妈告诉她,如果办成了,你就是他的人了。在芳芳的家乡,很少人办理结婚证,毕竟结婚证很贵。所以老一辈的人会有这样的思想,办不办都行。

但芳芳与曾勇的意见是,坚持要办。毕竟中柬婚姻,不办理结婚证,十分麻烦。

两人从确定关系到领证,前后不到一个月。因为中介费用并不便宜,俩人就直接用之前曾勇与前未婚妻的各种手续等材料直接办理了结婚证。

虽然结婚的决定略显仓促,但事实证明,两人的选择都没有错。曾勇是个可靠的人,两人相差8岁,年龄的差距也让曾勇更加疼爱这个刚满22岁的姑娘,因为曾勇知道一路走来,芳芳的成长十分不易。

芳芳12岁时,父亲便因病去世了。母亲一个人把她们三姐妹拉扯大。父亲在世时,从来不让姐妹三人进入厨房,不让干活,父亲十分宠爱她们。后来母亲依旧按照父亲在世时的习惯,一直去宠爱她们。

父亲去世后,为了贴补家用,年幼的芳芳也想学中文。因为当时小姨和小姨夫当着翻译,都有着不错的收入,但母亲没有同意,芳芳为此还哭了很久。

后来在她的坚持下,母亲送芳芳读了四年中文,靠着翻译能力,获得了不错的收入。与普通的柬埔寨工人的薪资相比,芳芳每个月能得到1000多美金的工资。也是在翻译工作中,芳芳与丈夫才有机会相识、相知、相爱。







放弃高薪工作,到中国生活
推迟了两次的婚礼

2020年9月23日,怀孕8个月的芳芳随丈夫曾勇一同从柬埔寨飞往成都,这是她第二次到中国,他们打算回四川老家待产。

第一次到中国,是在2020年确定结婚之后,丈夫带着芳芳和母亲回到中国,看看丈夫的生长环境。虽然丈夫家也属于农村,但气派的小洋楼与柬埔寨老家的环境相差甚大,加上曾勇为人忠厚老实,母亲也放心地把芳芳交给曾勇。

回国后,俩人拍了婚纱照,打算1月27日办婚礼,后来因为疫情无奈取消,2月11日三人又重新回到柬埔寨。

回到柬埔寨后,两人也在谋划着6月27号办柬埔寨婚礼,后来因为柬埔寨疫情爆发,婚礼再次被取消。

随着怀孕月数越来越大,夫妻两人打算第二次回中国,在老家待产。但回中国几个月前,芳芳还天天在心里希望签证不要通过,不要下来,这样就可以留在柬埔寨坐月子。

因为在柬埔寨有一个传统,由娘家的母亲照顾女儿的月子,因为没有人比亲妈更疼自己。芳芳也想让母亲照顾自己,但出于各种考虑,芳芳还是答应丈夫一同回四川待产。

回到四川后没到两个月,为了照顾即将生产的芳芳,原本在西港工地工作的的公公婆婆,也从柬埔寨飞回中国。没多久,柬埔寨疫情大爆发,机票暴涨,一家人便留在了国内,至今没有再回柬埔寨。



从桔井省到四川内江市,两千多公里的距离,从四季如夏的柬埔寨到寒冷的四川盆地,从高薪翻译到家庭主妇,远离了家乡与家人,这个刚满20岁的姑娘在中国开启了新的生活。

但远离故土,重新适应新的国家并不是易事。

在四川,人们无辣不欢,与柬埔寨饮食习惯相差甚远,好在芳芳的婆婆也不吃辣,所以公公下厨时都会迎合俩人的口味。

芳芳出月子后,曾勇便到成都工作,跑滴滴养活家庭。公公也到成都的一处工地,做起了老本行,芳芳和婆婆,带着孩子留在老家内江生活。

在老家的生活平静简单,但也有不少烦恼。每天出门都会有邻居问芳芳何时二胎等问题,加上一些邻居的口音比较复杂,只会普通话的芳芳根本听不懂,芳芳也无法融入她们的群体中。

随着孩子越来越大,对父亲的需求也越来越强烈,思考再三,几个月前,芳芳决定和孩子到成都随丈夫一起生活,婆婆也到公公的工地上帮忙。

丈夫为了生计,每天早出晚归,平日里芳芳便带着孩子在家。但与在柬埔寨时相比,收入明显下降。他们打算在疫情好转之后,继续回到柬埔寨发展。






来中国后芳芳为了减轻一些丈夫的负担,学会了几样简单的菜。但二胎的来临,打破了原本平静的生活。现在芳芳又要照顾小孩,又要照顾肚子里的小孩,精力不多,吃饭也是靠外卖解决得多。

因为孕期激素水平的不稳定,芳芳常常在夜里想起自己的家人,妈妈、姐姐还有妹妹,也会后悔自己远嫁到中国,远离了家人。

但想起与丈夫的点点滴滴,芳芳却不后悔,虽然当初自己对丈夫一见钟情,但完全没想过俩人会走在一起,从“三角恋”脱离出来,芳芳还“捡”一个爱自己的人,是运气,也是缘分使然。

曾勇有时候忙到半夜才回家,而在家的芳芳,即使很困,如果丈夫没到家,她也无法入眠,在丈夫的身旁,她才觉得安心。

如今,曾勇与朋友做起了生意,收入比跑滴滴更多,更重要的是,陪伴家人的时间更多了。

来自两个不同国家的人因为爱情走在一起,无关国籍、无关年龄,更无关两国的文化差异。与其他中柬婚姻相比,芳芳和丈夫之间少了不少阻碍,双方亲人的支持,俩人的感情,都为这对夫妻注了强心剂,也是双方组成幸福家庭的基础。


声明:本文由新闻源或入驻作者撰写,除博牛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博牛立场.
本文采纳自社区会员"Anyalee"的发表,点此进入原帖与作者讨论>>

博牛集团博牛社区博牛招聘广告合作加入我们手机版Archiver小黑屋站点统计投诉举报菠菜圈

重要聲明:本網站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由於討論區是受到「即時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即時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