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线路:www.boniu365.com   实时汇率:1元=7.1比索
新闻 > 社区好贴 > 新闻详情

如果我在西港出事,一定是被人栽赃陷害!

发表时间:3天前 作者:博牛用户 更多文章

我是高进,在西港的一个江西人,之前在西港经营酒店、红酒批发等业务,我同时也是江西商会(同乡会)的会长。

这几天,围绕我以及我的身边人,发生了一些事情,我感觉,我现在可能处于危险之中。思考再三,我决定在《西港日记》上面,把这个事的前因后果讲一讲。目的是自证清白,同时,也希望借此告诉大家,如果我高进在接下来的某一天,在西港出事了,请大家相信我,我从来不干坏事,一定是被人栽赃陷害!

01 小汪被绑了

9月13日凌晨2点半,我收到一条微信,是在铂尔曼酒店帮我看店的小汪发来的:
我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已经是9月13日的中午。我赶紧回信息,问小汪具体出了什么状况。但是,信息发出后,没有任何回应。

到了下午,我再联系小汪,却发现,我已经被他拉黑。同时,他的微信头像和微信昵称,也被改成了下面这个:
微信昵称被改成了叫“死亡”,微信头像改成了一张护照照片。我点开护照照片,能看清楚护照信息,是一个姓顾的人的护照,这个人我不认识。

我不明白小汪的微信改成这个是什么意思。我又联系其他认识小汪的人包括老乡,大家都一致反馈,也被小汪拉黑了。

小汪到底怎么了?我惴惴不安… …

02 小汪是谁?

小汪,一个江西老乡,年纪不大,被人骗到柬埔寨搞诈骗。今年1月底的时候,他从园区跳楼逃跑,摔断了骨头。后来,我和江西一些好心人一起,救助了他直到现在。

当时,《西港日记》有过视频报道:
视频截图

救助之后,一是因为疫情原因飞机票难搞,二是小汪本人也不是那么急迫想回国,所以,我就收留了他。这一收留,就是八个月时间,由于家里亲人不管他,吃喝住,我都是免费的。

疫情期间,铂尔曼酒店基本没什么生意,一天开不了几间房。所以,几个月前,其实我就没把重心放在酒店了。由于找我救助的人太多了,再后来,我也就没在酒店常住,搬外面去了。

但酒店还在继续经营,就委托给在酒店的几个小老乡。这几个人,也都是我救助后收留的,免费吃住在酒店。这其中,也包括小汪。

起初,酒店的经营我让一个叫阿宽的人负责。但是,没搞两个月,我就让阿宽离开了。

因为我不在酒店,小汪告诉了我一些情况。小汪说,进哥,阿宽在酒店做的一些事,可能要坏了铂尔曼和你的名声... ...

所以,我了解详细后,就让阿宽走了。

然后,小汪毛遂自荐说,进哥,以后酒店我给你来管,赚钱了大家一起分,亏钱了我自己贴。

我没做太多犹豫,就把铂尔曼酒店的经营全权转交给了小汪。

03 有人要抓我?

在小汪被绑的前一天,也就是9月12日的下午15:30左右,有十几个人来到了铂尔曼酒店。

为首的是一个中国人,跟他一起来的,有十几个穿黑衣服的柬埔寨人,看上去有点像警察或宪兵的那种黑色衣服,那时候没有拍照。

那天,小汪说身体不舒服,一直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关门睡觉,自始至终没有出来。当时,有一个我救下并收留的小孩叫小强,他正好在酒店里面,是他接待了这些人。

这些人进来就问小强:你们老板呢?你们老板在哪里?

小强如实说,我不知道老板在哪里。

然后,这些人也没做过多的停留,就离开了酒店。

就在这些人进我酒店的时候,我的手机上差不多进来四五个未接来电,电话号码都是陌生的,我当时手机放在房间充电,没有接上,后来一看是陌生电话也就没有在意。

然后不久,小汪打电话过来了。小汪说,进哥,你在哪里?你千万不要回来,有一伙人可能是找你的,你别来酒店了。

我问,是什么人要找我?

小汪说,我也不知道,总之,都是柬埔寨人,估计是房东派来的。你别回酒店了。
… …
挂断小汪的电话,我心神不宁,在房间来回踱步,谁要抓我?

我开始反复复盘,仔细一条条开始捋。

第一、是房东要搞我?

有一些可能性。

去年,因为房租纠纷,我的儿子曾经让房东给弄进了宪兵司令部。这个事儿,相信在柬埔寨的不少同胞都知道。

不过,后来几经努力,多方协调沟通,我儿子还是平安出来了。我与房东的矛盾,应该来说已经化解了。

尽管,因为这个疫情因素,我与房东关于酒店房租的问题依然是继续存在的,但是,是处于可沟通的状态。我想,房东没必要继续使用这种手段和方式吧?

第二、有人说我过去救助同胞得罪了很多人?

作为江西同乡会会长,我高进可以拍着胸脯说,在过去的一两年时间里,我大大小小救助过至少不下200位各种遇困的同胞。

他们中,有的是得病的,有的是没吃喝的,有的是被骗网投后跳楼跑出的,还有很多走投无路的。我的酒店,几乎成了一个收容站,收留过太多落难的同胞,他们在这里的吃住,我都从来没有收过他们一分钱!

太多太多了,我很少拿出来说,很少宣传。因为,我觉得做这些事,是发自内心,而不是做给别人看!

此前,我的很多朋友就给我忠告,让我千万小心,因为你帮助过太多中国投资商去谈过降租金一事,虽然帮助了华人,但是太得罪柬埔寨人了。我一个女朋友,长期以来,也支持我的这些救助行为,但到后期,也渐渐难以承受,也给了我一些压力离开了。我后来为什么也不在铂尔曼常待?说个私心话,我也有躲避更多人求助的目的,因为,太多人来找我求助了,我也承受不住了。

总之,我前前后后救助过这么多人,很多都是从网投出来的,这太容易树敌!所以,也许可能得罪了人,被搞,也不是没有可能性的。

第三、其他仇家要搞我?

在西港,有人是放话要杀我的。

但我高进在西港没有做过任何黑色、灰色产业的事情,要有纠纷,那也是正常的生意纠纷,一壶茶的事情,谈不上很大的矛盾。

像前段时间那个放话要杀我的人,无非就是我的店子开了之后,直接冲击了他的生意,他当然相当不爽。所以,可能只是气话,说说而已。而且,这事儿已经过去很久了。

除了这三条,我真的想不到,还有谁要来搞我。

04 他们再次上门

9月12日的晚上九点多,当天下午来的那批人,又再次来到了铂尔曼酒店,依然是小强接待他们,小汪也没有露面。

他们一进门,就问你们老板呢,老板在哪里?

小强依然说不知道我们老板在哪里。不过,小强又追问,你们找我们老板到底有什么事?

这个时候,带头的那个中国人拿出了一张照片说:告诉你,你们老板把这个人卖进了网投公司,我是他的哥哥,当然要找你们老板!

小强说,哥,这不可能啊,我都是我们老板从网投救出来的,他都一再告诫我们不要乱跑,不要去再找工作了,好好呆在铂尔曼。他咋可能还往网投卖人呢?而且他还帮助我们买了十二月份回国的机票。

那些人又问,你到底知不知道你们老板在哪里!

小强说真的不知道。然后,那帮人又走了。

跟下午一样,也差不多就是他们来铂尔曼酒店的时候,我的手机又有几个跟下午一样的未接来电进来… …
然后不久,小汪又给我打电话来了,他说进哥,那些人又来找你了,你不要再来铂尔曼了。然后我就让小汪来找我,我想当面问问怎么回事。

晚上10点多,小汪来找我了。我问,到底是什么情况?

小汪就说,肯定是房东找人抓你,你很危险,很危险,赶紧藏,赶紧躲吧!

我跟小汪说,我不太相信是房东找人搞我。但小汪坚持,肯定是房东要搞我。

我和小汪谈了一会儿话,就让他回去了,当时,大概是晚上11点多,他离开了酒店。

然后,就是第二天,也就是9月13日的中午,我看到小汪在凌晨2点多给我发的微信,说他被绑了… …

05 小汪干了什么

小汪被绑了。从时间上来看,他是在和我谈完话之后,可能是在回铂尔曼的路途中,被人给绑了。

绑小汪的人,是另有其人,还是就是去铂尔曼找我的那些人?我想是同一批人,因为不可能有这么巧的事吧。

收到小汪被绑的微信,又被拉黑,我就给小强打电话,问究竟怎么回事。小强就一五一十把头天晚上这群人来铂尔曼酒店的情况告诉了我。

小强说,那个中国人拿着的那张照片上的人,叫小夏,那个中国人说是小夏的哥哥,他说你们老板把小夏卖到了xx公司!

小夏我知道啊,他是江西广丰人,也是被人骗到柬埔寨来的,后来跑出来后,我收留了他免费吃住两三个月,然后,他自行离开了我的酒店。他说自己要去找工作,同时我还特地交代了,不要随便相信任何人,也不要去随便找工作,保持联系,没想到……

怎么可能会有人说铂尔曼酒店老板卖了小夏呢?他自己主动自行离开还亲口告诉我的,而且当时还是我帮他签证护照的,究竟谁要嫁祸于我?
… …
我反复推演,仔细的捋,为什么我背了这么一口锅?思来想去,我就在想:小汪是不是有问题?

一、小强跟我讲,小汪接手管理铂尔曼后,经常往外面跑,看起来很忙,倒根本不关心酒店的管理。

二、当初,小汪被救助脱困后,他本有机会回国,但他曾透露过这样的想法,他不想就这么回去,他还想在柬埔寨赚钱。

三、这伙人两次到铂尔曼酒店找人,小汪都是躲避不见,是小强出面。小汪在躲什么?他为什么不出来?他怕什么?

四、在和我沟通时,小汪自始至终强调,是房东要找人搞我,让我赶紧跑。小汪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房东要搞我,为什么要一再用肯定的口吻告诉我是房东搞我?而在昨天,我已核实,不是房东在找我!所以,小汪这么诱导我的意图是什么?

另外,那些人说我把广丰人小夏卖到了xx公司。我托各种关系去打听,反馈过来的消息是:xx公司根本没有小夏这个人。
… …
小汪到底干了什么?小汪和那些人说的小夏的事有关系吗?

我不知道。

06 最后的话

我相信,小汪有事瞒着我。但现在,他被绑了,也拉黑了所有人,生死不明。

今天,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报警,因为小汪被绑这么久了,音讯全无。而且看他的微信,名字都改成了“死亡”,更让人心忧!

这两年,我在西港救过太多人,我要说的是,即使有人做错了事,该怎么处理可以依法处理,但绝不应该就此死无葬身之地。

小汪是我救助的几百人当中的一个,我希望他没事。

另外,我也不确定,这一次,或者下一次,会不会又继续有类似的事情找上我来。但我高进在西港可以对任何人拍着胸脯说,我没做任何亏心事,没有在西港做过任何对不起人的事情。

我曾经是特种兵出身,我也去过欧美十几个国家,没有碰到像西港这么让我绝望悲伤的事情发生,这里太乱了。在西港四年,曾经有三次别人拿枪顶在我头上敲诈我,我都没有死,也不怕死。但是,我怕死的不明不白,我怕死的轻于鸿毛,我更怕死的臭名远扬。

如果有一天,我在西港出事了,说我有毒,有武器,说我卖人,说我诈骗,给我扣一堆帽子,请你们知道,我一定是被人栽赃陷害了!

声明:本文由新闻源或入驻作者撰写,除博牛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博牛立场.
本文采纳自社区会员"汉堡哥"的发表,点此进入原帖与作者讨论>>

博牛集团博牛社区博牛招聘广告合作加入我们手机版Archiver小黑屋站点统计投诉举报

重要聲明:本網站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由於討論區是受到「即時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即時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