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线路:www.boniu365.com   实时汇率:1元=7.1比索
新闻 > 社区好贴 > 新闻详情

住在下水道的人

发表时间:半个月前 作者:博牛用户 更多文章

本帖最后由 马尼拉不热 于 2021-9-13 09:39 编辑

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的地下排洪系统以工程浩大出名,长达460公里。

这是一个巨大的迷宫,没有图纸很快就会迷失方向。

但就在这里,住着上千名美国人,他们将黑暗世界改造成自己的家,在那里勉强生存,或者默默死去。

地下鸳鸯
比如史蒂文和他的女朋友凯瑟琳,他们在这里布置了40平米的“平房”,有一张双人床、一个衣柜,甚至一个书架。他们还自己打造了一个衣柜,让地下世界更加温馨。

只是,两人对地板上的水无能为力。

史蒂文和凯瑟琳已经在地下居住了五年,用饮水机制做了一个淋浴间,在墙上挂画,并用废弃的书籍凑出了一个图书馆。

这对年轻人把值钱的家当小心地放在塑料板条箱里,以防止地上的毒水浸湿。

“我们的床来自公寓大楼外一个垃圾站”,史蒂文向《每日邮报》解释说。“我们捡到的主要是人们丢弃的东西。一个人的垃圾是其他人的黄金。为了避免尴尬,我们在深夜去捡垃圾,所以人们看不到我们。”

三年前,史蒂文因吸食海洛因而失业,被迫进入隧道。他说自己已经戒了毒。这对夫妇靠着赌场维持生计,他们穿着二手衣服,每天跑去赌场检查老虎机上是否有人意外留下的筹码。

他们居然屡屡有所斩获。最多一次,史蒂文曾经在一台机器上发现了997美元。

另一对地下鸳鸯是艾米和朱尼,他们是拉斯维加斯本地人,在Shalimar教堂(拉斯维加斯最受欢迎的场所之一)结婚。但是,在4个月大的儿子布雷迪去世后,这对夫妻俩自暴自弃,染上毒瘾,失去了房子。

“外人都说拉斯维加斯是一个工作的好地方,”艾米说。“但实际上很艰难,我们失去房子后开始住在米高梅赌场的楼梯下。之后我们遇到了一个住在隧道里的人,经他带领,一直住在这里。”

洪水制造的机会
拉斯维加斯位于莫哈韦沙漠中心,极其炎热和干燥。6月、7月和8月的平均最高气温为39度,年平均降雨量仅为11厘米。

吊诡的是,这里洪水不断。

春季和夏季,来自墨西哥湾的暖湿空气会产生雷暴,在短时间内释放大量雨水。拉斯维加斯的沥青和混凝土地面,几乎没有任何蓄水能力,雨水顺着盆地斜坡顺流而下,形成山洪,以每小时40公里的流速冲向市区。

1955年夏天,一连串的洪水淹没了商店和住宅,导致电话和电线短路,公路和铁路关闭。1975年7月的一场洪水将数百辆汽车从著名赌城凯撒宫(Caesars Palace)的停车场冲走,迫使赌城前部分路段关闭,两人丧生。

这座城市最具破坏性的洪水发生在1999年7月,当时在一个半小时内下了8厘米的雨。人行道变成小溪,街道变成河流,十字路口变成湖泊。垃圾桶、汽车、活动房屋和人都被冲走了。

洪水造成了约2000万美元的财产损失。洪水发生一周后,时任总统克林顿宣布该县为灾区。
1985年,在一系列夏季洪水使拉斯维加斯瘫痪之后,内华达州立法机构授权克拉克县区开始建设泄洪工程。工程于1990年完工,耗资17亿美元,由73个蓄水池和714公里长的河道组成,河道的65%在地下。

拉斯维加斯的无家可归者瞄准了这65%的地下河道。

无声无息死在隧道里
拉斯维加斯这座城市是美国梦的象征之一,奢华、财富、冒险和运气是这座城市的代名词。

每天都有人逐梦而来,绝大多数人最终都耗尽了资本和运气,沦落成为沮丧情绪和毒品的奴隶,成为无家可归者。

他们中很多人居住在隧道中。破产的人、被边缘化的人、精神病患者……他们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健全有残障,有单身人士,有情侣,也有整个家庭。

傍晚的太阳落山时,拉斯维加斯的隧道人会冒险爬上地表,与前来祭拜霓虹灯之神的赌客们打成一片。他们在街角乞讨,在垃圾箱里搜寻。当内华达州居民和拉斯维加斯赌客们的夜生活结束时,他们返回自己潮湿的地下营地。

隧道居民的日常生活充满了危险。如果他们足够幸运,能够避免抢劫和偶尔的谋杀,但还是要与传染病、老鼠、蝎子以及失去他们曾经拥有的尊严作斗争。

而最大的危险是隧道存在的原因——山洪暴发的持续威胁。

很多人无声无息地进入隧道,无声无息地死在隧道里。

马修·奥布莱恩(Matthew O'Brien )是一名当地记者,他在研究谋杀案时偶然发现了隧道人,并花了很长时间跟踪采访他们。

“他们都是正常人,迷失了方向,通常是经历了创伤性事件后成为无家可归者,进入隧道。其中不少是退伍军人。”马修·奥布莱恩说,“我知道有孩子住在那里,因为我看到了证据——芭比娃娃和泰迪熊。但我不知道有多少孩子。”

洪水来了
隧道的主要作用是排洪,洪水来了,这些隧道人怎么办?

2002年11月30日晚上,一群流浪汉在隧道里扎营。雷雨云爬过山脉,给克拉克县带来了超过4厘米的降雨。早上,水流声惊醒了街上的人们,很多人发现防洪隧道里冲出了很多尸体。这是拉斯维加斯发生的最大惨案,人们不知道确切的死亡人数,因为他们都被冲走了。

奥布莱恩采访过一个名叫埃迪的隧道人,对方讲述了自己在隧道里的洪水经历

“在2014年底,我过度沉迷于赌博,丢掉了房子。我在查尔斯顿的一个山洞里生活了几年。2017年7月,我来到了拉斯维加斯。在琼斯大街的一家商店后面住了几个月,直到有人破坏了我的营地。

走投无路,我进入了隧道,有一段时间,我在卡梅伦街下面的隧道住着,头顶上有一个排水栅,白天光线会从那里射进来,但到了晚上,除了一点街灯,彻底一片漆黑。

2018年2月底,我遭遇了一场大风暴,这是来到拉斯维加斯后遇到的最大一场雨。我在营地里,这里是个相对的高地,有大约30厘米高,开始我还觉得很安全。我的床和其他东西都在上面,一堆牛奶箱里装满了我所有的东西。但是水一直涨啊涨,情况变得很糟糕。我拥有的一切——包括我的眼镜,我在箱子里的眼镜——都被冲走了。我被困在里面大约两个半小时,我爬到栅栏边上大声呼救,但根本无人理会。

我开始向外逃。有一条物理定律说,水移动得越快,浮力就越大。我不知道这条定律叫什么名字,但它是真的,因为我很多次差点被冲走。意识到了这样很危险后,我靠着墙站了两个半小时,抓着一些金属环,一直等到水位下降。

我住在这里最担心的是晒不到太阳。如果我现在出去,在附近走45分钟,我就会觉得身上灼热,像是有东西在燃烧。我觉得自己得了黑素瘤之类的疾病,你现在看不到它们——尤其是在黑暗中。如果我走到阳光下,它们就会燃烧起来。

我有健康问题已经有十年了,最近病情加重了,我非常担心了,担心我哪天就会死在这里,死在黑暗里。早在2017年,我就有胰腺癌的症状。我看过一本医学书——它给你列出了一大堆症状——胰腺癌的7大症状中我有5个。

我之所以宁愿住在隧道,也不住在地上,因为这里有一定程度的安全。

这是一个你每晚都可以过来睡觉的地方,不用担心找不着。

在地面,无论你去哪里,你总是会被老板或保安踢走,或者有孩子在旁边闲逛,把你的营地弄得四分五裂。

在地面上,我经常被打,还有一次在枕头旁边发现了一颗子弹。我地面的营地被拆毁了很多。在隧道的三年多,我有了安全感。”

鼹鼠人

在美国,这种居住方式并不出奇,因为穷人们总是走投无路。

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纽约市的地铁和火车隧道为成千上万的人提供了避难所。《鼹鼠人》(The Mole People)一书和电影《黑暗日子》(Dark Days)记录了这种绝望的生活。隧道里的人住在铁轨旁边的胶合板棚子里,被路过的火车摇晃着。有些人干脆把被褥铺在老鼠成灾的地面上。

虽然环境可怕,但许多营地居然还很精致:特大号的床垫、梳妆台、橱柜、桌子、书架,甚至艺术品。居民们在煤渣砖烤架上做饭,接通了电源,使用加热器、灯具和家用电器。


一种永恒的感觉被建立起来了。有些人在隧道里生活了20多年。小众群体文化(同性恋、吸毒成瘾者、离家出走者、怪癖者)在地下形成了。流浪猫狗被当作宠物收养,还有婴儿出生。

这些人被称为“鼹鼠”或神话传说中的“chud”(食人族)。他们的死亡率高得惊人,被火车撞死或触电而亡,吸毒过量而死等等。

这个群体犯罪率也非常惊人,谋杀是经常便饭,很多警察进入之后都一去不复返。


最终,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纽约市当局对鼹鼠一族进行了大扫荡,摧毁了绝大部分营地,虽然还有余党,但已经不成气候。你现在如果在纽约地铁上看到一些脸色青白的无家可归者,他们也许就是鼹鼠一族的残余。

地下一族没有自愿的,他们的处境与地面的灯火辉煌成为鲜明的对比。对于一直以地球上最伟大的国家而自豪的美国来说,这是一种尴尬。一个总是张开双臂欢迎其他不幸者的国家,一个经济规模足以支持登月计划的国家,一个拥有历史上最强大的军事综合体的国家,居然还有成千上万的居民像老鼠一样生活在地下。



声明:本文由新闻源或入驻作者撰写,除博牛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博牛立场.
本文采纳自社区会员"马尼拉不热"的发表,点此进入原帖与作者讨论>>

博牛集团博牛社区博牛招聘广告合作加入我们手机版Archiver小黑屋站点统计投诉举报

重要聲明:本網站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由於討論區是受到「即時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即時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