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线路:www.boniu365.com   实时汇率:1元=7.1比索
新闻 > 社区好贴 > 新闻详情

中柬警方、记者,合力把我从诈骗魔窟里解救出来

发表时间:3天前 作者:博牛用户 更多文章



回忆起被囚禁的日子,陈明依然十分恐惧:他们把水倒在我身上,踩着我脖子、脚、腿和后背,用电棍电我下体、大腿和手臂,一直电到两根电棍没电,然后拿出打火机烧我手、烧我脚,一个小个子的扶着我,一直抽我耳光,其他人轮流上来打我胸部。

陈明刚联系柬单网驻中国记者的时候,他还被困在诈骗集团,记者把信息汇总后提交给了相关执法部门。

但事态急转直下,他被转卖给了另一家公司。

他几乎时刻处于监视下。因为担心主动联系会暴露他,柬单网记者总是等他先发信息后再沟通。陈明只有凌晨才有机会联系柬单网记者,所以记者的手机铃声总是调到最大,生怕自己错过信息。陈明和记者反复说过:除了家人和记者,他已经谁都不敢信任。一条生命的重量,在几十个难眠的夜,压得记者喘不过气。

直到有一天,相关执法部门发来获救者的照片,记者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
口述:陈明 记者:韩鑫 谢善龙

身陷魔窟,求助无门
来第一天,我就意识到这是诈骗集团。可来时容易,想走就没那么简单了。领我来的女生再没理我;去找老板,他也是各种搪塞敷衍,还让我多拉一点在柬埔寨的同胞来。就这样,一个多月过去了。

宿舍的人跟我说,不做半年公司不会让我走。我一想这不行,就趁没人的时候联系了警察和家人。可一周过去,没人来救我。我又到网上发求助信息、联系柬埔寨警察。柬警问他们有没有打我,我说没有打。后来有一个警察来确认了一下位置,就再也没有回我消息。

在求助中我联系到一位柬单网的记者大哥,他帮我联系了家人,还帮我和相关部门进行沟通。

几天后,老板让我“赔”公司1.8万美金就可以走,我刚到宿舍跟记者大哥说了这事儿,宿舍就冲进来几个人夺走我的手机,把我带到了七楼老板的小房间,说:公司对你不好吗?管你吃喝住,也没让你上班;让你带人来上班,你没带人来公司也没说什么,你报警做什么?我说我没有。

然后,他们用手铐把我铐起来,老板、主管几个人一起上来打。打了一会儿,老板让他们停,问我都跟谁讲过这里,有没有发位置。我说跟家里发过,他们就把一壶水倒在我身上,踩着我脖子、脚、腿和后背,用电棍电我下体、大腿和手臂,一直电到电棍没了电,然后拿出打火机烧我手、烧我脚,一个小个子的扶着我,一直抽我耳光,其他人轮流上来击打我胸部。

这时候外面又来了一个人,这个人是园区的负责人,大家都叫他守夜人。进来以后,用一根棒球棍打我。老板制止了,但他不消气,又拿一个椅子打我,喊:老子手上有两三条人命了,不差你这一个,然后要拿棒球棍继续打,被其他人拦下了。中途老板不停在打电话,对我说:你想好,是想被丢海里还是找个山给我埋了,还是自己从这跳下去还是给你扔下去。我说我真没别的想法,我就是想回家。

他们把我带到了一个房间,用手铐铐在了床上,让柬埔寨人看着我。第二天告诉我,只要好好配合公司,公司会留我一条命。然后让我给家里打电话,说不用报警了,我安全了。他又将我手机带走,把我继续关在在房间。后面的日子,两天来一次,让我给家里报平安。但母亲听出了我的言外之意,联系了相关部门。

又过了几天,来了一男一女,和我说遇到了什么问题跟她说。我以为是相关部门派来的警察,说我就是想离开回家。男人问:你不知道来这边工作都要达到合同要求才行吗?我回答我没签合同。他又问为什么不在这里工作?我说这里不好,我要回家。他们就让我回房间,然后离开了,并让保安不要用手铐铐我。

第二天中午,那个男人拿着一张复印纸开口就问:这是你的护照吗?并让女人拿给我看。我当时就明白,我被卖了。我问:自己拿钱或者叫朋友来接行吗?他说不行。

我也知道,如果不配合,我出不去这个大门,就说好,把护照给了他。来接我的人问了我几个问题后,让我向大门右侧走。为了防止我逃跑,前面车上有三个人,后面跟着四个人,还有一个骑摩托车。

就这样,我拍了一个“离开”的视频。但也算从那个地方出来了。


刚出虎口,又入狼窝
下车后他们带我做检查,然后把我带到一家宾馆,说要隔离。他们离开后,我看了下,四周有后门,但被堵死了,保安在大门口,三个人。隔离结束后,公司派人来接,然后开车到了中国城。

进公司后,有个人带我去打卡、拿被子等,让我先休息,明天上班,我就沉寂赶紧告知家人和记者大哥我现在的情况和位置。此前也一直保持联系。

第二天被叫到公司,开始上班。这一次我不敢直接反抗,更加小心谨慎了,只继续保持和记者大哥的联系。在这里又呆了几天,每天都度日如年,上一次的逃脱失败和被虐待,使我不敢抱太大希望。但,这是我最后的救命稻草了。

直到有一天吃午饭时,组长跟我说别吃了,快上去,老板找我有事。我赶紧跑到办公室,老板上来就问我,你的工作手机呢?给我。

我就将工作手机给了老板,他又问我私人手机在哪里,我说在统一放手机的柜子里。他让我拿来打开解锁,要查手机。给他查的时候,他将当初接我来公司的那人的所有信息全部删除后,又查我其他的信息。

他问我你是不是国内犯事了,还是你在这边犯事了?我说没有。他又继续问,你在这里都跟谁说过,为什么警察知道你在哪里?我说就跟家人说过,还有一个朋友。他又问为什么警察说你报警了来找你,我说是不是在上一家公司时候的事,我在上一家公司的时候报警了,是家里报的。他说可能吧。

然后拿出纸巾把我手机擦了几遍,说你要是没什么事还想回来做,我找人给你弄出来。一会儿他们来了你在这儿等一会儿。

回来?这辈子都不会回来了。

正说着门外来了很多人,我们一起来到了一个房间,一个会中文的警察确认了我的名字,然后问他们有没有打我。我说没有。他让我脱上衣,看了以后就说穿上吧,然后让我回到办公室,给我拍了一张照片,就跟公司的人一起到门外去了。

一会儿老板拿着手机给我拍了一个视频。拍完后喊我过去,让我戴好口罩。会中文的警察说,我们救你出去,你行李在哪里?有没有什么东西?我说没啥东西了。

他们就带我下楼坐上了一辆车。从中国城另外一个门出来以后,停车地方门口就是一个警察局。他们带我进去,让我把护照、照片给他。我跟母亲联络后,把这些发给他们。他们几个人就带我到门口,坐上了另外一辆面包车,是警车。

警车开出去一段路,他们接了一个电话,又掉头回到原来的警局。我看到公司的老板走进去了。心里又是一咯噔。但好在大概等了半小时,会中文的警察和司机就回来了,开车回到了西港警察局。

这一刻,我算得救了。

(为保护获救者安全,时间、地点皆模糊处理,陈明为化名)
声明:本文由新闻源或入驻作者撰写,除博牛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博牛立场.
本文采纳自社区会员"就爱吃肉"的发表,点此进入原帖与作者讨论>>

博牛集团博牛社区博牛招聘广告合作加入我们手机版Archiver小黑屋站点统计投诉举报

重要聲明:本網站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由於討論區是受到「即時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即時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